您的位置 首页 资本

之江生物IPO:产品竞争力不足,信披不实,募资规模却跳升10倍 …

9月24日,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之江生物”)将首发上会。这并不是之江生物的首次尝试IPO,之江生物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两版招股书,拟登陆…

9月24日,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之江生物”)将首发上会。这并不是之江生物的首次尝试IPO,之江生物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两版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募集资金为1.15亿元。相比首次IPO的拟募资额,之江生物改道科创板的拟募资额跳升10倍。

招股书显示,之江生物专注于分子诊断试剂及仪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为核酸检测试剂盒销售,其中HPV核酸检测是最大的应用分支。然而,在中国的HPV检测领域,之江生物与龙头企业凯普生物相比在规模和单价上都处于劣势。近三年,之江生物HPV检测盒产品价格大幅下滑,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下滑的背景下,之江生物的销售费用反而连续增加,之江生物的产品竞争力或有不足。

之江生物此前外部融资超过3亿元,营收增长依然缓慢。大部分资金“躺”在银行,却将每年赚到的钱全部分红。本次融资金额跳升10倍达13亿元,其合理性也值得推敲。此外,之江生物还因信息披露违规两度受到监管层的警示。

产品竞争力不足,销售费用率逆行业攀升

在目前中国的HPV检测行业,之江生物的规模与龙头企业差距较大,产品价格也较低。目前国内获批100多个HPV分子诊断试剂,涉及40-50家企业,其中生产销售成规模的仅10余家,根据华西证券的研报显示,按照份数统计,凯普生物的HPV产品(466.41万份)占据了市场的1/3份额。凯杰、罗氏等进口厂家约占1/3,亚能、透景、港龙、之江、华大等国产厂商约占1/3。

招股书披露,2018年之江生物销售了176万人份HPV检测产品,经计算,按份数计算,之江生物在中国HPV检测市场的市占率约为11.2%,与行业龙头凯普生物差距较大。从价格来看,凯普产品价格和进口品牌保持一致,比之江生物要高不少。

资料来源:凯普生物公告、方正证券研究所

方正证券的报告显示,2013年至2018年,凯普生物的HPV试剂销售单价从106元/人份下降到约94元/人份,年均下降幅度约为2%。反观之江生物,2017年至2019年,妇科产品单价从73.8元/人份下降到2019年的50.99元/人份,年均下滑幅度约为17%,下降速度远远高于凯普生物,之江生物的产品竞争力相对较弱。从总收入的角度,之江生物与凯普生物的差距更是越来越大。

资料来源:靠谱生物年报、之江生物招股书

2017年至2019年,凯普生物的HPV检测销售收入从3.9亿元上涨至5.132亿元,而之江生物在2019年对应的收入只有1.099亿元。

规模效应在分子诊断行业竞争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拥有规模优势的凯普生物可以以更低的成本采购原材料,并且投入更多的研发资金改进产品,从而增强对下游客户的议价权,在这一方面,之江生物已在行业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

此外,之江生物还在存货周转能力上也明显落后于行业平均水平。

资料来源:招股书

2017年至2019年,之江生物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26、1.32和1.66,远低于行业的平均水平,甚至不足凯普生物的一半。招股书里解释存货周转率低的原因是公司的原材料外购比例高,而外购原材料的周转率低于内购。这也导致之江生物的库存管理效率低,经营成本相对较高。此外,之江生物的销售费用率也节节攀升。

数据来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之江生物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8.68%、31.59%和35.51%,处于逐年上升的趋势,而行业可比公司凯普生物和硕世生物的销售费用率则呈下降趋势,或从侧面反映了之江生物的产品竞争力存在不足。

大举分红存蹊跷

2017年至2019年,之江生物合并层面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153.44万元、6231.85万元和5152.18万元,累计净利润为1.65亿元,而同期累计分红约为1.68亿元,超过了累计净利润。为何在净利润增长非常缓慢的情况下,之江生物敢大举分红?底气来自于该公司账上充足的货币资金,报告期内,之江生物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约为2.08亿、2.66亿和2.46亿元。

然而,充足的货币资金并非该公司内生增长积累而得,而是源于此前的外部“输血”。自2015年起,之江生物股权融资近3.3亿元,基本等于这期间总资产增加值。2015年1月,公司向中信投资股权融资1亿元;2015年10月,向东方证券股权融资9998.5万元;2016年2月,向易方达新三板尊享1号资产管理计划等13位机构、自然人股权融资1.27亿元。

之江生物进行了8次股权转让和11次增资,融资额超3亿元,但其营业收入的增长仍然非常缓慢,并未体现出融资带来的投入效益。截至2017年底,其账面上拥有高达2.08亿元的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为40.25%。那么此次之江生物寻求在科创板上市融资13亿,其是否具有必要性,很值得关注。

募资金额跳升10倍,身负两份警示函

之江生物此前分别于2017年11月10日和2018年6月5日在证监会网站披露2版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募集资金为1.15亿元。相比首次IPO的拟募资额,之江生物改道科创板的拟募资额超过13亿元,增长了1077.56%。之江生物首次冲关主板时的保荐机构为东方花旗证券,而后者由于为粤传媒重大资产重组出具的财务顾问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而被证监会处罚。

2019年7月5日,证监会在官网发文对之江生物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警示函指出,经查,证监会发现之江生物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个人账户支付工资等费用、未披露控股股东等关联方与发行人发生资金往来、2016年存在少计费用多计收入、设备管理不善、关联交易及内部组织结构披露与事实不符等问题。

之江生物2016年10月31日公告称,当日收到财务总监姜长涛递交的辞职报告。值得一提的是,姜长涛离职后先后担任两家公司的审计总监,随后2017年1月再任之江生物财务总监。

除了受到证监会的警示,之江生物及其实控人邵俊斌还遭到新三板股转公司公开谴责,之江生物于2015年12月14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公开转让,公司股票自2020年4月22日开市起暂停转让。2019年5月24日,股转公司出具的监管函指出,公司未在2018年会计年度的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编制并披露年度报告,构成信息披露违规。股转公司给予公司及邵俊斌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黄金眼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jhjy.com/93397.html

作者: 财经黄金眼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