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

新兴市场内部经济复苏存“温差”

  今年以来,随着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工作的逐步推进,全球主要经济体迈入复苏进程。从经济增速上看,新兴市场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今年整体的经济增速将好于发达经济体,但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复…

  今年以来,随着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工作的逐步推进,全球主要经济体迈入复苏进程。从经济增速上看,新兴市场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今年整体的经济增速将好于发达经济体,但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复苏前景并非一帆风顺。首先,疫情发展的不同程度以及各国经济结构的不同,使得新兴市场内部之间的经济复苏存在较大“温差”,部分国家财政支出以及债务压力迅速上升,出现“双赤字”风险。其次,在美联储未来将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下,部分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外流挑战也引发了市场的担忧。

  部分地区疫情反复 经济复苏面临分化

  目前来看,新冠肺炎疫情仍是当前各国经济复苏面临的首要风险。今年上半年,非洲和拉美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疫情仍在蔓延,印度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且向周边国家蔓延,给各国经济活动带来负面影响。中国银行研究院本月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认为,相比欧美发达国家,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疫情导致封锁程度高,影响了经济反弹的力度。报告称,近期越南、马来西亚、 泰国、印度等国疫情反复,可能使得上述地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参考2020年初的情况,当时疫情第一波暴发使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大幅下调东盟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测,其中尤以菲律宾、老挝、马来西亚和泰国经济增速下调程度最大。2021年5月以来,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的确诊病例数均远超2020年初,印度的情况则更加不乐观。预计新一轮疫情扩散将显著抬升封锁成本和医疗支出,同时,疫情封锁将严重影响社会要素流动,制约经济复苏进程。

  这也使得新兴市场经济体整体的复苏状况面临分化,疫情防控较好的国家将在此次危机中提前复苏。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以下简称《展望》)提出,2021年新兴市场经济体总体经济增速将达到6%,这主要是由一些大型经济体的强劲增长带动的,尤其是中国。而在其他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中,由于经济救助措施力度减弱和疫苗接种的步伐缓慢,经济活动受到了抑制。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除中国外大部分国家包括东盟和印度疫苗接种率普遍低于20%。疫苗覆盖率不足,将加大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复苏难度,拉长复苏周期。而且病毒变异将导致全球疫情控制再次增加不确定性因素。

  此外,世界银行认为,与以前从全球衰退中复苏相比,当前的周期明显不平衡,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低于疫情前的峰值。《展望》中写道:“依赖旅游的经济体,如小岛屿国家,预计明年将继续承受国际旅游低迷带来的后果,推迟经济复苏。预计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恢复能达到这一水平。因此,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脆弱的低收入国家,人均收入追赶发达经济体的速度将放缓甚至逆转。预计到今年年底,约有1亿人将重新陷入极端贫困。”长期来看,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前景可能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久影响。

  美联储政策转向预期升温 新兴市场面临“强美元”挑战

  随着欧美发达国家进入经济复苏后半场,以美联储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央行政策转向预期,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复苏增添更多的不确定性。美联储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对新兴市场经济体造成的负面影响尤为明显。从本质上而言,美联储通过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救市,其实也是把本国调整的成本转移给其他国家。在经历了短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资产价格上升与杠杆率攀升后,新兴市场经济体随着美联储重返货币政策正常化轨道将面临强势美元带来的新挑战。

  美联储的大规模量化宽松(QE)政策往往会导致资金加速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在美联储降息压低短期利率或者通过QE压低长期利率时,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也会跟随降息。但因为考虑本国通胀等原因,其力度往往小于美联储,因而增大了两国利差。美联储的宽松政策降低了美元的汇率以及借贷成本,美国资本会借美元投资到相对利率更高的发展中国家,以寻求更高回报。中国银行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10月至2020年11月,由于美联储货币政策释放流动性空前加大,加之部分国家和地区疫情状况出现改善,带动证券组合投资快速流向新兴市场经济体。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带动投资者青睐新兴经济体证券组合投资,以弥补美国资产较低的回报率。

  然而,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预期升温,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或面临短期资本外流、本币贬值、资产价格下降与快速去杠杆。此外,高位且不断上升的利率和美元币值的回归还将导致新兴市场借贷成本升高,造成流动性困难。同时,美元升值也将带来债务规模的膨胀。在美联储将着手退出量化宽松的预期下,截至本周三,美元指数已站稳93关口,较年初上涨约3.3%。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方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在美联储政策收紧趋势之下,除了流动性会受到影响外,受发达国家股市下挫风险的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面临着双重打击:一是全球资金回流发达国家,尤其是回流到美国寻求避险;二是新兴市场股市也可能跟随大跌。疫情严重、经济基础较差和金融市场稳定性较差、泡沫较大的新兴市场可能会面临更大风险挑战。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cjh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黄金眼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jhjy.com/119051.html

作者: 财经黄金眼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